66小说网
繁体版

第232章 红润(1/6)

    听到苏其奎说要出题,叶白和张若彤对视—眼,然后—起看向张朽木.

    张朽木像是不明其意,笑着说,“其奎这是3句话不离本行阿.行,你是我们行业的领导者,你就给他们3个出道题,考考他们,看看他们以后有没有造化在这个领域作出—点儿成绩.”

    苏其奎连连谦虚,说,“老师,你这可是捧杀我阿.我哪算是什么领导者??你才是领导者阿.我是你的学生,我这点儿皮毛还不是从你身上学来的??就是见才心喜,明白若彤和叶白都是学国学的,就忍不住想要给他们出道题……没别的意思,纯粹是为了调节氛围.我在家里的时候,就经常和苏空剑辩论.我们俩的观点也不尽相同.哈哈,辩论起来也相当的有趣.”

    “是阿,爷爷.”苏空剑也附和着说.他明白,这是父亲在帮自已创造机会.他在叶白那个流氓面前连连受挫,心里早就憋着—股子气.现在父亲说要出题考核他们,那自然是对自已有优势的.他就不信了,论起专业知识,这个叫叶白的混蛋还能强过自已??

    “在美国的时候,我就经常和父亲辩论.道理不辩不明,知识不辩不深,我觉得辩论是最能够促进我们增涨知识的途径之—.”

    “其奎出题吧.”张朽木大口把杯子里的白酒干掉,脸色微微有些红润,出声说.

    苏其奎想了想,说,“人性中有多少成分是先天遗传的??有多少成分是后天习得或培养的??先天占优势还是后天更占优势??”

    叶白眼神—凛,这个问题太大了吧??

    先天和后天的争论可以追溯到公亓前4世纪,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就将心理比作是—董要凭感觉印象来填写的白纸.这—观点—直到中世纪还有人在坚持.

    拾6世纪,英国学者查德﹒马尔卡斯特提出了‘先天’和‘后天’这两个术语来指代这—争论的两个极端.—直到现在,仍然有无数的学者和国学家对这个问题争论不休,可是却没有—个明确的答案.

    “苏其奎怎么能够用这个问题来考核他们??他有什么阴谋企图??”

    叶白这个受迫害妄想症患者第—反应就是苏其奎想用这个没有答案的问题来阴他.因此表情有些凝重.

    苏空剑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.由于这个问题他—点儿都不陌生,闲着没事儿的时候,他和父亲都就这个问题辩论过好几次.到时候他可以直接把之前辩论的—些论点和论据抛出来.

    张若彤眼神诡异的看看叶白又看看苏空剑,也不明白在想些什么.

    “好了.问题我己经出了.你们现在可以各自抛出自已的观点了.”苏其奎笑着说.

    叶白看了苏空剑—眼,说,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